欢迎来到中国旅行社-北京市中国旅行社(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中旅旅行社网站!官方网站! [北京] [免费注册] [手机查询订单]
北京
北京去东欧西欧六国游_遇见最美东欧.

全文提纲

第一章“山鹰之国”阿尔巴尼亚

第二章保加利亚:玫瑰之国

第三章罗马尼亚:追寻吸血鬼的踪迹

3.1布加勒斯特

3.2吸血鬼的踪迹:特兰西瓦尼亚山区小城

第四章摩尔多瓦

第五章匈牙利

5.1城堡山

5.2河东佩斯老城

5.3英雄广场和塞切尼浴池

5.4城里的其他景点

5.5革命雕像纪念馆

5.6餐馆与咖啡馆

5.7边境小城埃格尔

第六章波兰

6.1克拉科夫旧城

6.2奥斯威辛集中营

6.3华沙

6.4北波兰之但泽:意外的惊艳

6.5北波兰之马尔伯克城堡,格隆瓦尔德,元首大本营

尾声:东欧推荐路线

为什么起题目叫“真正的”东欧?

90年代冷战结束,东欧各国融入欧洲秩序最彻底的国家,非前东德莫属,人家已经是统一的德国了。其次是捷克,其实捷克人对于外界至今把自己算作“东欧国家”感到委屈,曾经有捷克朋友跟我抱怨,“捷克怎么能算作东欧呢?布拉格比维也纳的地理位置更靠西,从来没有人把奥地利算作东欧!”。确实,捷克给我的感觉更像德意志文化,而不是斯拉夫的,拜战后多年缺少现代化基建改造资金所赐,捷克的古迹保存得比很多德国本土城镇更完整,更原汁原味。从汤姆·克鲁斯的电影碟中谍以后,布拉格对西方游客早已不再陌生。所以,我个人从没把捷克真的看作一个东欧国家。

其实我走遍欧洲所有国家之后,反而特别喜欢去东欧各个前铁幕国家游览,物价比西欧北欧便宜很多,教育普及,大多数地方说英语也还畅通无阻。景观方面,虽然东欧缺少柏林,维也纳那样明星级别的必看城市(更别说和巴黎罗马相比了),但任何一个东欧城市,只要不在二战中毁于战火,冷战那半个世纪,一般都缺乏现代化改造所需要的资金投入,反而因祸得福,很多地方对古典风貌的保存,甚至比西欧更好。对于象我这样热衷欧洲文化的游客,“真正的东欧”绝对物超所值,而且至少十年之内都会是这样!

“真正的东欧”各国中,前苏联的俄罗斯,波罗的海三国,前南斯拉夫各国,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我都已经专文写过游记,所以本篇“真正的东欧”,专写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匈牙利,和波兰六国。把以上这几篇游记合起来,整个东欧庶几一网打尽了吧。

第1天(2014-08-09)

奔赴阿尔巴尼亚

起意去阿尔巴尼亚,完全是因为走前南斯拉夫各国,既然顺道,就抵不住好奇心,去看看这个“山鹰之国”,前“社会主义的明灯”,现在是什么样子的。阿尔巴尼亚对外交通不算方便,东北南三面和邻国希腊,前南斯拉夫的关系都不算好,又是山地国家,铁路基本没有,西边背靠大海与意大利相望,理论上应该有来往意大利的航线,实际上没有什么游客走海路来的。如果要飞进首都地拉那呢,又只有去科索沃和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的直航航线。我自己最初对着地图想当然,准备从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直接南下阿尔巴尼亚,结果发现根本没有直达汽车,必须从黑山转几次车才能到。

去阿尔巴尼亚的唯一捷径,倒是从科索沃首都普利斯提那过来。我在《前南斯拉夫七国走遍》一文中,详细解释过科索沃问题的来龙去脉,在此不赘述。简言之,因为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实际上想要独立之后再并入阿尔巴尼亚,所以今天在科索沃和地拉那之间,新修了高速公路,把原本需要7小时的车程,缩短到三个多小时,而且车次非常密,到达地拉那的车站,就在中心广场上国家历史博物馆的背后,非常方便。从地图上看,地拉那向东,到科索沃或者到马其顿首都Skopje的距离相等,我计划从科索沃西进地拉那,然后地拉那东返Skopje走一个不回头的三角,实际上,因为地拉那只有到科索沃的高速公路,去马其顿仍然要7个小时。所以,目前交通条件下,陆路我实战中的的走法最现实了:来回都从科索沃走,然后再从科索沃南下马其顿,只要1个半小时车程而已。

你知道吗,当代圣人,特雷莎修女(Mother Teressa of Calcutta,中文也有译成德兰修女),就是出生于当时科索沃省Skopje城(今天马其顿首都)的阿尔巴尼亚人,信奉天主教。在这一个人身上,体现了三个国家,两种信仰,巴尔干这块地方的复杂性可见一斑。

因为这次去阿尔巴尼亚属于顺道游的性质,我的兴趣更多在观察那里人民的生活状况,这次就只去了首都地拉那Tirana,古都Kluj和Ohrid湖没有去。曾听上点年岁的朋友说,毛曾把阿尔巴尼亚称作“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两国蜜月期的时候,还有首歌叫做“北京地拉那”。这些,我当时都太小,完全不知道。阿尔巴尼亚山地游击队抗击纳粹的故事,我倒是看过小人书,记得他们的象征是山鹰。再古早一点的历史,我能看书,反而更清楚。

今天阿尔巴尼亚族人普遍信奉伊斯兰教,给人的感觉似乎和土耳其人是近亲。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阿尔巴尼亚人在罗马帝国甚至之前很多世纪,正宗是巴尔干半岛本地的“伊利里亚人”,在凯撒-奥古斯都那个时代被罗马征服。和伊利里亚人相比,“南部斯拉夫”人各部,全都是后来迁徙过来进攻罗马帝国边境的蛮族,而土耳其人来得更晚了。到了近代,土耳其帝国征服之后,阿尔巴尼亚人才改信伊斯兰教。

我总以为阿尔巴尼亚交通不便,闭关锁国,肯定是贫穷落后,没准还象朝鲜一样,今天仍然坚持信奉“纯正的”共产主义。到了那边一看,满不是那么回事。其实人家1991年就已经是议会民主制了,现在地拉那的生活水平肯定比克罗地亚差得远,好像也不如萨拉热窝,不过还是挺惬意的,夜里在广场上走走,街边咖啡馆吃正宗的意面,喝咖啡吃蛋糕,夜里熙熙攘攘的,当地人生活得还挺滋润。

Star Hotel

我下车的地点,就在地拉那的中央广场,相当于我们天安门广场的地位,时值7月,鲜花盛开,我在广场侧面找到的旅馆,Star Hotel,很干净的地方,双人间单人用,带卫生间和空调(实际用不着开空调),平板大屏幕电视,无线网速度快得象闪电,每晚才25欧元,是不是特便宜?值得推荐。出门上广场,北侧是国家历史博物馆,东侧是国家大剧院,我的旅馆就在东北角向外30米处。

说起来,东欧和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大英雄,象阿尔巴尼亚的斯堪德贝格,匈牙利的洪雅迪Hunyadi和乌鸦王,罗马尼亚的吸血鬼原形德拉库拉伯爵Dracula,斯特凡大公,差不多都生活在同一时代,互相之间还有恩怨情仇,都是在抗击土耳其大军西进北上过程中涌现出来的。我后面对这几位的故事,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会一一道来。

阿尔巴尼亚总理府

说起来,二战结束,霍查同志在苏军的扶持下刚上台的时候,还没后来那么与全世界为敌。40年代末,阿尔巴尼亚很亲南斯拉夫的,当时阿尔巴尼亚的霍查,南斯拉夫的铁托,保加利亚的季米特洛夫,甚至一起策划过,共同组成新的巴尔干邦联。阿尔巴尼亚还有过加入南斯拉夫成为第7个加盟共和国的动议。很快,斯大林和铁托分道扬镳,霍查本质上是个机会主义者,马上转身180度,跟斯大林保持一致,处决了国内亲南派的政治局成员(其实这些人亲南不可能没有他的支持)。阿尔巴尼亚的陆地邻国就是两个:南斯拉夫和南边亲西方的希腊,这样一来,在陆地上彻底孤立了。

当然,阿尔巴尼亚还可以依靠苏联的强力援助。后来斯大林一死,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路线,社*会主义阵营分裂,阿尔巴尼亚又和苏联决裂,和中国一道骂苏联是修正主义。那时候咱们中国喜欢无私援助一些社*会主义小兄弟和第三世界穷国啊,于是来自中国的大规模无偿援助取代了苏联援助。这就是“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和《北京地拉那》的由来。

后来阿尔巴尼亚索性跟中国也闹翻了,还真不是我们改革开放以后的事儿,而是远在70年代初,在毛周主持下,中国战略大转变,为了平衡来自北方的战争威胁,打破孤立状态,中国联美抗苏开始玩战略大三角关系。霍查强烈反对中美建交,那时候中阿关系就冷淡下来了。1976年以后霍查开始骂中国修正主义,1978年中国邀请霍查的死敌铁托访华,于是中阿彻底决裂。

祝贺霍查同志成了和老金一样“最最纯正”的共*产主义者。

霍查同志纯正到什么地步呢?1967年,阿尔巴尼亚政府声明国内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又一个伟大胜利”,标志就是消灭了宗教,并且在法律上禁止一切宗教。1980年霍查安排身后接班事宜的时候,禁绝一切民间对外贸易,并写入宪法禁止阿尔巴尼亚接受资本主义外国援助。无论是当年的中国还是苏联,谁也不敢这么胡来吧?人家霍查同志就有这个魄力。霍查连自己多年的副手谢胡也不放心,谢胡从战后建国起就是霍查的亲密助手,当了40年第二把手,当然的接班人,并且多年执掌国家安全和秘密警察等强力机构,霍查安排接班之前,逮捕并处决了谢胡和他的大批追随者。霍查病逝于1985年,阿利雅接班。1991年,阿尔巴尼亚和东欧前苏联所有国家一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政治剧变肯定会带来经济上的阵痛,据说1993年前后,阿尔巴尼亚经济动荡严重到崩溃边缘,政治形势一直也不稳定,但是议会民主制这些年算是坚持下来了,经济也在慢慢恢复,对阿尔巴尼亚经济的发展程度,我听到不同看法,地拉那人聊天的时候抱怨工作机会太少,工资太低。而我在科索沃听到很多人说,阿尔巴尼亚最近几年经济发展很快,很令科索沃居民羡慕。我估计是跟科索沃对比吧。我自己所看到的情形没有那么好也没那么坏,首都的情况肯定好于外省,当年霍查住所行人禁足的街区,现在是地拉那最时尚的酒吧街,完全是西欧范儿的露天咖啡馆和餐厅,有好听的爵士乐,东西不贵,传统上阿尔巴尼亚文化受意大利影响很大,在这里可以吃到非常正宗的意大利菜。其实阿尔巴尼亚的国际游客很少,每天夜里酒吧区熙熙攘攘的时尚男女,绝大多数都是当地人。现在让我感到,阿尔巴尼亚毕竟还是欧洲!

地拉那也不仅仅是中央广场和大道这条中轴线可看。中轴线以东,至今还保留着东罗马拜占庭帝国时代的城堡遗迹,夜里通向查士丁尼城堡的梧桐大道,地面镶嵌有红蓝黄多种颜色的射灯照明,再向东是地拉那老城残存的街区。地拉那的古迹不多,不象古都克卢杰Kluj,至今还较完整地保存着斯堪德贝格抗击土耳其大军的堡垒城墙。

今天的阿尔巴尼亚,早已不再是当年“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了,它最近几年一直在积极争取获得欧盟成员国正式申请人资格,可能是前几年科索沃战争的原因吧,当我沿着一条交通主干道(和中央大道平行),从查士丁尼城堡走到Lana河上的“染匠石桥”Tanners Bridge的时候,抬头看见这条大道的街名,居然叫做“乔治·W·布什大道”!

第2天(2014-08-10)

保加利亚

从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我继续坐车北上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也仅仅停留了两天而已。保加利亚在古代叫做色雷斯,看过小说和电影《斯巴达克思》的人都知道,斯巴达克就是色雷斯人。此外,好几个罗马皇帝也是色雷斯人,最离奇的是,希腊神话里的酒神迪奥尼索斯Dionysus,据说也是色雷斯人。后来民族大迁徙时代,这块地方被蛮族斯拉夫人,还有来自亚洲草原的保加尔人占领。所谓“保加利亚”,就是“保加尔人的土地”,保加尔人是来自亚洲草原的游牧部落,跟匈牙利人,芬兰人,土耳其人血统相近。不过他们人数少,文明程度低,后来渐渐接受了斯拉夫人的文化和语言,所以今天的保加利亚,基本上看不出亚洲文化的因素,满大街全是斯拉夫文,西里尔字母。

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和贝尔格莱德差不多,缺乏必看的著名景点,但是整座城市的文化氛围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市中心和机场都有旅游信息中心,里面的人能说英文,可以在那里拿免费地图。街上ATM机非常多,可以用国际银行卡方便地取当地货币。大致来说,整个城市的街道呈半圆形,圆心在圣乔治教堂和原保共中央委员会大厦。我订的旅馆在圆心稍微靠西南一点,叫做Alabin Central Hotel,好像还有两颗星,地点很方便,到各处都在步行距离内,单人间每晚才25美元,我觉得挺值得推荐的。

首都索菲亚

这是索非亚市中心靠北一点的大市场,外面整个是新古典式样的建筑,根本看不出是市场,以为是宫殿或者市政厅,里面分两层,不但有卖东西的,还有很多饭馆和排档,中央是一座喷泉。这个市场的环境很舒服,很休闲。

回忆历史

沿着中央委员会大厦和总统府之间的大街向城市外围(东)步行,也就是100多米的距离,路右边有个公园,左边是当年的保加利亚王宫,而公园和王宫隔街相望的地方,有块很不起眼的空地,草坪稀稀拉拉的,这是当年季米特洛夫陵墓原址。

我曾在东南亚游记的越南部分,写胡志明陵墓,顺便数过全世界几块腊肉。说起来,这个传统不自共*产*党始,但斯大林时代以后的领导人确实有这个怪癖:东正教有爱存干尸的传统,据托洛茨基说,斯大林虽然是是共*产*党人,但他的老爸是个教士,斯大林本人也受东正教崇拜干尸的传统影响,结果列宁身后,就违背列宁本人的意愿,把导师给做成了腊肉供奉起来。这算是始作俑者。列宁,胡志明,毛,都是违背了他们本人的意愿给制作了腊肉,而斯大林,金太阳,小金,孙中山,这大概都是自愿腊肉,永垂“不朽”的。至于捷克的戈特瓦尔德,保加利亚的季米特洛夫,蒙古的乔巴山,是否自愿我不得而知。为什么说“怪癖”呢?要说腊肉崇拜这事,发生在宗教人士身上,自古至今东西方都有,原本毫不足怪,只是共*产*党人标榜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再搞这个调调,就有讽刺意味了。

再回来话说季米特洛夫:此公是国际共运的著名领袖,1933年住在德国的时候,因“国会纵火案”被纳粹逮捕,在法庭辩论中义正词严,滔滔雄辩,最后令德国法庭不得不将自己释放,自此在国际上声名显赫。后来又担任共产国际的总书记,中国革命的进程,也受过他不少直接间接的指导,说起来这些来自共产国际的指导,不全是正确的,也有添乱的时候,你想,季米特洛夫主持共产国际是1935年到1943年,37年王明从苏联回国和毛争夺领导权。不过最终季米特洛夫还是表态支持了毛,而王明一旦失去共产国际的尚方宝剑,他一个没有干部根基的人,就什么也不是,从此退出中共权力的核心舞台。

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季米特洛夫和斯大林的关系非常好,否则以他的名声和资历,不可能熬过1935年到38年的大清洗。二战期间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季米特洛夫转而把精力放在祖国保加利亚的解放和重建事务方面,以他的资历和威望,毫无疑问地成为战后保加利亚共*产*党政府最高领导人。战争刚刚结束那几年,季米特洛夫和南斯拉夫的铁托走得非常近,加上阿尔巴尼亚的霍查,三个巴尔干社会主义国家,好得想要合并成一国。现在想来,这事毕竟不靠谱: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的解放,完全依靠苏军的力量,而南斯拉夫是自己打出来的天下,以铁托和季米特洛夫两人强硬的个性,就算没有南苏分道扬镳,巴尔干联盟能成为现实吗?如果定于一鼎,这事反而有可能成,如果有两个魅力型的领导人,这个打架就无可避免了。

事实上,还真没有轮到季米特洛夫和铁托打架。

要命的是,这个社*会主义巴尔干联盟,当中包括了一贯桀骜不驯的铁托,具有独立于苏联意志的危险性,这就触动了斯大林敏感的神经。比这个更要命的是,季米特洛夫和铁托推动联盟的事情一直秘密进行,直到1948年才公开出来,当时就招致革命导师斯大林元帅的当面臭骂。而尤其要命的,在于季米特洛夫既不改变主张,也不防范斯大林,照样经常去苏联治病。因此,1949年,季米特洛夫的命,真的丢在苏联疗养院里了。当然,这是自然死亡还是背后有阴谋,和基洛夫被刺案,纳粹国会纵火案一样,永远无法揭晓答案。我们能够看到的事实是,季米特洛夫一死,他指定的保加利亚代总理,第二把手Kostov被逮捕,以叛徒的罪名被清洗。苏联和南斯拉夫公开决裂。而季米特洛夫获得了身后哀荣,他被制作成腊肉(当时斯大林还没死,所以如果不算中山先生的话,季米特洛夫是列宁之后的第二名),他的陵墓用水泥建成,完全仿照红场列宁墓的形式,逢年过节保加利亚领导人检阅军队和游行的时候,也是登上季米特洛夫墓。

我们的导游说了一件关于季米特洛夫墓的趣事:当年这座墓只花了三天时间建成,全部用水泥浇注,快虽快,工程质量可是不含糊。到1990年苏东剧变,保加利亚政府决定把季米特洛夫的遗体,移葬在他父母的墓地,然后拆除这座陵墓。谁知道,用了三个星期还是拆不掉,三次爆破不成功,周围政府各部大楼的玻璃都震碎了,陵墓仍然不倒,第四次又是炸药又是推土机,总算成功拆除。现在我在现场看到的,只是一片维护得并不精心的草坪空地,倒是街对面,由原王宫改建的民族博物馆和国家画廊,修葺得焕然一新。

索非亚圣乔治教堂

顺着这条大道再往外走,在漂亮的俄国东正教圣尼古拉教堂背后,有座古老的红砖教堂,就是这座城市名字的由来,索非亚教堂。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

这是索非亚城市的标志,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建于近代的20世纪初,是为了感谢俄罗斯在与土耳其的战争中获胜,从而使保加利亚从土耳其帝国的统治下获得独立。

近代历史上,俄国人两次解放保加利亚,第一次是1878年俄土战争把土耳其人打出去了,第二次是世界大战,击败了纳粹德国。所以,这座感恩教堂以俄国中世纪的英雄人物,弗拉基米尔大公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命名。在这座教堂里面,有涅夫斯基的遗骨,其实不是完整的遗体,涅夫斯基的遗体现在在彼得堡,这里是他的一段肋骨,俄罗斯东正教会送给保加利亚教会的礼物,因为涅夫斯基死后,在中世纪就被封圣,圣人的遗骨和遗物在基督教传统里(不管是东正教还是罗马天主教)是神圣的。

涅夫斯基大教堂向东不远处,就是鲜花盛开的索非亚大学校园,公园里有苏军战士纪念碑,纪念二次大战期间为解放保加利亚而牺牲的苏军烈士。基本上,索非亚城市免费徒步游的讲解路线就到此结束。我先跟着导游匆匆地一处一处跑一遍,大家分散之后,又自己回到涅夫斯基,尼古拉等几个教堂,进入室内慢慢品鉴。7月的天气,索非亚比南斯拉夫凉快多了,在这座花园城市里,这一公里左右的步行路线,至少有3-4处大公园,花圃不计其数,随便在哪一处坐下来,买个冰激凌边吃边乘凉,感觉都会很好。

上面说的这一条大约1公里的步行线路,基本是从市中心广场向东走。而从中心向南大约1公里半,有一片非常大的喷泉广场,广场尖端有座1981年的保加利亚建国1300年纪念碑,而广场和大型组合喷泉的尽头,是保加利亚文化宫。这一片都是现代建筑,并非古迹,如果你想从高处俯瞰索非亚市中心的话,文化宫屋顶的大平台是个挺好的地方。我觉得真正到这里来的原因,其实是购物:从中心广场到文化宫广场之间这条不到1公里的大道是商业街,两边店铺林立,保加利亚以“玫瑰王国”闻名于世,他们种玫瑰花是有传统的,各种由玫瑰提炼出来的化妆品,护肤品,香水,精油,既便宜质量又好,体积又小,去趟保加利亚真的不可错过。

第3天(2014-08-11)

进入罗马尼亚

前面两个国家阿尔巴尼亚和保加利亚,我都只去了首都走马观花,而罗马尼亚走的地方比较多,除了首都布加勒斯特之外,还去了西部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的喀尔巴阡山,为的是好奇,想看看吸血鬼的原形,德拉库拉Dracula伯爵的遗迹。所以,在本篇中,除了写布加勒斯特的主要风景,我还会对吸血鬼的真面貌,来个追本溯源。

先说罗马尼亚的国号,为什么会叫做“罗马人的土地”呢?其实这里古时候叫做达契亚Dacia,凯撒--奥古斯都的时代,还不属于罗马帝国,公元2世纪初期,“五贤帝”中的第二位,图拉真皇帝发动“达契亚战争”,才把今天的罗马尼亚并入帝国版图(等明年我把全世界的游记写作告一段落,会回头接着写我的“罗马英雄传”系列,除了已经完成但未公开的凯撒传,奥古斯都传,下一篇要写的就是《诸贤帝武功第一:图拉真传》)。

后来民族大迁徙时代,各路蛮族纷纷入侵东西两个罗马帝国,所以今天的意大利语言和文化,和罗马文化跟古拉丁文差别很大,混杂了很多伦巴第的语言和文化,而伦巴第人,属于日耳曼民族的一支。反而是后归化的达契亚地区,先是经过罗马的同化和殖民,后来又因为地理上相对封闭,受蛮族外来入侵影响比较小,直到今天,罗马尼亚语最接近古代罗马的拉丁语,他们最完整地保存了古罗马文化的遗迹,所以他们会自称“罗马人的土地”。

首都布加勒斯特

我从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坐一夜火车卧铺到达布加勒斯特。在巴尔干半岛旅行的主要困难,在于计划各国之间的交通衔接。一般来说,巴尔干国家的铁路都不发达,而长途汽车又从来都没有确定而公开的时刻表,你在出发之前,经常既不知道城市之间有没有长途汽车连接,也不知道具体的时刻。我在南斯拉夫游记里面提到过这个问题,解决的方案,要么是搜索tripadvisor.com一类英语的旅行论坛,要么依靠最新版inyourpocket.com系列免费指南上的信息。

从罗马尼亚以后,这个问题就好多了,逐步走出巴尔干半岛多山的地形,火车和长途汽车越来越可靠。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之间的火车挺方便的,我晚上8点半从索非亚出发,大约凌晨5点多过边界,警察上车查验护照,早晨预定6点多到达布加勒斯特,实际晚点3个半小时到达。

布加勒斯特的火车站有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可以拿到免费城市地图,街上到处都有自动提款机,能用银行卡提取当地货币。这里景点比较分散,步行不是合适的方式。我把旅馆订在靠近城市中心,火车站附近。住下以后,先步行去了附近小街上的国家军事博物馆,然后打车直奔城北的凯旋门,它建于1930年代中期,仿照巴黎凯旋门,用来纪念罗马尼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胜利,和战后的国家统一(一战以后奥匈帝国崩溃,作为战胜国的罗马尼亚,从匈牙利和保加利亚那里着实捞了不少地盘)。

附近的林荫大道是布加勒斯特的博物馆区,我觉得几个大博物馆里,最值得看的是罗马尼亚农民博物馆。它把罗马尼亚各地山区农村的民居,照原样搬来复原,还有各种农具,纺车,手工艺品等等,把原汁原味的当地生活,展现得饶有意趣,你可以想象,这才是好几百年以来,罗马尼亚山区和乡村,普通人民的生活方式。

罗马尼亚议会大厦

从城市北端的博物馆区,我再用出租径直驰往城南的议会大厦。罗马尼亚议会大厦,绝对值得游客专程参观,它虽然算不上古董,由齐奥塞斯库建成于1980年代,但是非常宏伟,内部富丽豪华。这栋坐落在小山顶上的巨型建筑,号称全世界第二大公用建筑,规模仅次于五角大楼,内部的装潢,可是比五角大楼漂亮多了(五角大楼在911之前可以入内参观,我进去过)。

说说

参观完议会大厦,沿着门前宽阔的Unirii林荫大道北行,大约两公里多,向左拐,就到了布加勒斯特古城区。布加勒斯特的古建筑留下的很少,只有这一小片大概三四个街区的地方,算是还保留着中世纪瓦拉几亚大公宫廷的遗迹,一座古老的教堂,和罗马时代建筑的石头地基。这一小片街区的街道也是石头铺成,布加勒斯特只有在这里还能给人古色古香的感觉,其他地方,布加勒斯特算是一座相当现代的城市。

我参观完议会出来,溽热的天气突然阴沉下来,继而刮起狂风,俄顷倾盆大雨不期而至。一般来说,我出门在外从来都不怕淋雨。那天我带的相机是个潜水相机,地图指南之类的材料装在塑料文件夹里,只要把眼镜摘下来往兜里一放,下多大雨我都不在乎淋湿。可是布加勒斯特不太一样,它多了一样我在其他城市没有碰到过的安全威胁:城市街道上无处不在的野狗!

不知道为什么,布加勒斯特街上会有这么多流浪狗,比我在印度德里和阿格拉见到的还多,有时候会扎堆,看见生人走过会一起叫。我平时不怎么怕狗,看见有人牵着的宠物狗还喜欢过去摸摸逗弄一下。可是布加勒斯特的狗扎堆,喜欢开会,我看Lonely Planet上面说,曾经有过日本游客被布加勒斯特的野狗咬了以后,得狂犬病死了的事情。平时呢,大街上人多,我也不在意,这一下大雨,街上人都跑去躲雨了,只有我一个人满不在乎地在雨里踱方步,于是经过每一个门洞,里面躲着的野狗都会大叫起来,要不是外面雨大,估计好多狗要来找我开会了,倒真是挺吓人的。

还好,这一路算是有惊无险,否则真要成笑柄了:我在全世界走了上百个国家,什么战区,封锁区,极地荒漠高山丛林,一路走来毫发无损,怎么说也是被称一声“大侠”的人物,要是在一个欧洲国家的首都,被野狗给咬了一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夏天的雨虽然来势凶猛,一般都下不长,我离开古代城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附近的近代建筑区就非常堂皇,街区管理的也更好,连野狗也不见踪迹。在城市的中心,以革命广场和大学广场为中心,这儿的建筑基本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兴建的新古典式样,尤其是布加勒斯特大学和旧王宫相对,一看就是欧洲全盛时期的典雅气象。

革命广场

这两座建筑旁边的广场叫做革命广场,1989年,罗马尼亚人民反对齐奥塞斯库统治的游行集会就发生在这里,齐奥塞斯库最后一次露面,发表公开讲演,就在广场尽头的罗共中央委员会大楼的大阳台上。今天这里有一座纪念碑,纪念那场革命和抗议当中死难的群众。

政治故事

其实个人觉得,齐奥塞斯库和夫人(他的夫人埃列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第一夫人,整个80年代,埃列娜是罗共政治局常委,政府第一副总理,名副其实的党和国家第二号权力人物)虽然犯过很多错误甚至罪行,但是跟其他东欧国家领导人相比,罗马尼亚的经济(起码在他执政前期的70年代)还算发展得比较好,政治统治也算得上开明,尤其齐奥塞斯库1965年才上台,捷克“布拉格之春”的时候,齐奥塞斯库坚决反对苏军入侵捷克,为此不惜冒苏联军事威胁的风险,说起来,他不应该是落得这样一个一夜之间夫妻双双被捕处决的命运,比最近埃及的穆巴拉克还惨。齐奥塞斯库和穆巴拉克的两个案例有类似之处,都是在政治局面突发危机的时刻,当权者自我膨胀,错误估计形势,应对失当,导致局面激化不可收拾的典型案例。

1989年底,罗马尼亚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的导火索,边境城市的警察局要驱逐一名少数民族持不同政见的神父,引发抗议,再蔓延到首都(蒂米什瓦拉事件)。这个局面本身不算难于控制,可是齐奥塞斯库大概平时被吹捧习惯了,以为自己平息这点风波肯定是手到擒来,过高估计自己的权力基础,他组织布加勒斯特群众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前广场举行支持政府的集会,并亲自在大厦阳台上发表演说。他就没有想到,当时东欧许多国家已经变了,罗马尼亚人心惶惶,民意不在他那一边,搞这么个集会,就是给群众提供了示威的场合和机会。于是,齐奥塞斯库演说讲到一半,集会群众就开始起哄,后排有人放鞭炮,鞭炮听起来象枪声啊,于是放炮捣乱者被安全部队当场射杀。一场革命,就在齐奥塞斯库眼皮底下发动了。

齐奥塞斯库还想弹压局势,他能控制警察和安全部队,这些部队向人群开枪导致了伤亡,当然了,政府肯定是对外宣传“一小撮恐怖分子兴风作浪,已经被镇压”,古今中外政府都肯定会这么宣传的。齐奥塞斯库就没有想到,这次集会他是安排了现场直播的,骚乱和开枪的场面,当场就被直播出去了,于是国内局势大乱。

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个致命的插曲:齐奥塞斯库其实根本控制不了军队!他要求国防部长动用军队镇压,遭到国防部长拒绝,齐奥塞斯库一怒之下,当场处决了国防部长,于是当天晚上军队就倒戈。

第二天上午,愤怒的群众和军人开始冲击中央委员会大楼,齐奥塞斯库夫妇慌了,在还能控制安全部队的情况下,却下令调来直升飞机,只带了两名保镖,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大楼的露台逃跑。这又是一个败招。早在查士丁尼大帝面对“尼开暴动”的时候,皇后提奥多拉就说过这句名言“皇权是最好的坟墓”。(详见拙作《罗马英雄传之中兴名将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的有关章节),中国古话也说“君王死社稷”,这点道理古代君王妇道人家都懂,齐奥塞斯库却忘了:在这种时候,就是死,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你一示弱,彻底大势瓦解。

齐奥塞斯库的直升机驾驶员呢,还是军方的人,在总统保镖枪口威逼下,一边飞一边把航向通报给地面空军电台,最后告诉齐奥塞斯库:不能再飞了,再飞地面导弹就要把我们击落(估计这一幕和913林叛逃的专机上有些相似,和周宇驰等人坐直升机叛逃失败的事情,就更象了)。齐奥塞斯库没办法,让直升机降落在公路上,劫持平民的汽车继续外逃,而被他劫持的平民虽然大吃一惊,却坚持要自己开车送总统夫妇,然后,就一路直接开进了当地警察局。而当地警察局也是反政府的,把他们交给军方。这就是齐奥塞斯库夫妇进退失据,一错再错,外逃了又被逮捕处决的来龙去脉。

Vatra

罗马尼亚的国菜,传统食品叫做Samarle,是用卷心菜叶子,裹肉末,米饭,各种香料煮出来的。当然有各种改良版。我那天在革命广场附近的Restaurant Vatra吃的Samarle,是用葡萄叶裹肉菜做的,上面还浇汁酸奶油。这家餐馆的环境很好,装饰风格很有民族特色,菜也不错,值得推荐,他们有官方网页 www.vatra.ro

另外,在老城附近,还有一家叫做Caru cu Bere的高级餐馆,www.carucubere.ro,是整个布加勒斯特持续营业的最老的自酿啤酒屋,Bere就是Beer。

罗马尼亚还出产很好的葡萄酒,这一点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一般人说起欧洲葡萄酒,只知道法国意大利,再懂一点的,可能知道西班牙Rioja的红酒和德国莱茵河产区的白酒。其实东欧和巴尔干地区有很多传统的葡萄酒产区,产量小,在世界上不著名,味道却很好,比如摩尔多瓦,罗马尼亚的摩尔达维亚地区,还有外高加索的格鲁吉亚,红酒在当地都很有名,只是不太为外界所知罢了。

吸血鬼的踪迹

想去看真正的东欧,美丽的喀尔巴阡山么?那就走出布加勒斯特,去特兰西瓦尼亚山中小城散散心。那里不但有水光山色,还有吸血鬼的传说。

我呢,一般都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宗教是信的,可是对什么吸血鬼啊,灵异事件啊,僵尸啊,一概既不相信,也不感兴趣。自从电影《暮光之城》以后,大家对吸血鬼的兴趣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很多朋友,尤其是女生,听说我去罗马尼亚,都会两眼放光地说“哇,去看吸血鬼哎”!其实,吸血鬼德拉库拉Dracula伯爵,在历史上还真有那么一个人物,既然去他的老家特兰西瓦尼亚山区,就索性把历史和传说理出个脉络来,寻幽访古,也是一番乐趣。

真实的Dracula伯爵,生活在15世纪,本名叫Vlad III Dracula of Vallachia,瓦拉几亚的弗拉德·德拉库拉三世,是当地的诸侯。他不吸血,可是他嗜血,有个外号,Vlad the Impaler,“桩刑者弗拉德”,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把看不顺眼的敌人或犯人,戳在尖木桩上处死。所谓“桩刑”,是欧洲中世纪一种残酷的死刑:地上钉一根削尖的木桩,把活人坐着戳上去,象串烤肉一样,利用人体的自重慢慢下沉,木桩就从下面,一直戳到口腔冒出来。如果这一路桩尖不戳破任何重要器官的话,那么这个痛苦的死亡过程,将持续数日之久。这还不算完,桩刑处死以后的尸体,还将在木桩上示众,直到腐烂甚至成了骷髅,目的是杀鸡儆猴,以儆效尤,跟古罗马钉十字架有相似之处。

“尖桩刑者弗拉德”伯爵,除了出名的残暴,其实还是罗马尼亚民族独立的一个英雄。他的时代,是土耳其帝国征服了拜占庭,君士坦丁堡陷落以后不久,土耳其帝国征服了大部分巴尔干半岛,向西扩张,在阿尔巴尼亚山地遇到斯堪德贝格的顽强抵抗,向北和西北方向继续扩张呢,就是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了。今天的罗马尼亚,当时不是一个统一国家,是在匈牙利国王和土耳其苏丹两边宗主权笼罩下的一系列诸侯,有时候倒向这边,有时候倒向那边。

罗马尼亚国家军事博物馆

吸血鬼的故事

这个德拉库拉,在历史上也谈不上是什么正面形象,因为利益关系,他可以承认土耳其苏丹的宗主权,当土耳其大军威胁他的统治地位的时候,也自然会反抗。他的父亲就是瓦拉几亚的诸侯,绰号德拉库Dracu,就是龙的意思,所以德拉库拉Dracula,是“龙之子”的意思。当时,在多瑙河一线抵挡土耳其帝国北进的大宗主,是匈牙利王国大将,摄政王洪雅迪(洪雅迪父子的事迹,后面写匈牙利的时候,我还会提及),罗马尼亚,克罗地亚都是匈牙利和土耳其两大势力中间争夺的地带。

吸血鬼的父亲在国内面临王权的挑战,投靠土耳其苏丹,把两个儿子留在苏丹宫廷作人质,取得瓦拉几亚的王权。后来被匈牙利摄政王洪雅迪所杀。德拉库拉从土耳其借兵返国,第一次登上瓦拉几亚王位,很快被洪雅迪击败流亡国外。后来土耳其于1453年灭亡拜占庭帝国的时候,德拉库拉却投向匈牙利,取得洪雅迪的支持,重新登上瓦拉几亚王位,从此开始和土耳其苏丹作战。

德拉库拉在战争中做的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他先主动南渡多瑙河,袭扰土耳其帝国,再设伏一举击败土耳其先锋军队,俘获2千土军,然后,他居然下令把所有两千名俘虏,统统用尖桩刑处死,土军统帅被钉在中间最高的一座木桩上。土耳其苏丹艾哈迈德二世(君士坦丁堡的征服者)恼羞成怒,御驾亲征,集中十万大军北渡多瑙河入侵罗马尼亚。德拉库拉能动员的所有军队最多不超过4万人,采取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和焦土抗战,不断袭扰土耳其大军。最后,土耳其大军在行军路上,远远看见一大片“森林”,走近一看,这是一年之前被钉死在尖桩上的两千具已经腐烂的土军尸体,有些已经变成了枯骨,被乌鸦啄食着。土耳其全军被迫从这片“森林”中间的大路穿行而过,这样恐怖的情景,只能用人间地狱来形容,它一举摧毁了土军的士气,就连刚刚征服了君士坦丁堡的伟大苏丹,都为之丧胆,匆匆撤回多瑙河以南。

可以说,德拉库拉是以难以想象的恐怖,战胜了土耳其大军。

故事到这还不算完,土耳其苏丹临走还留了一步棋,以夷制夷,扶持仍然留在君士坦丁堡作人质的德拉库拉的亲弟弟Radu作瓦拉几亚君主,并留下军队,帮助Radu跟哥哥争夺王位。这招还真奏效,德拉库拉屡次败于弟弟之手,只好去寻求宗主匈牙利国王的支持。当时洪雅迪已死,他的儿子“乌鸦王”马西亚斯 Matthias Corvinus登上匈牙利王位,无心和土耳其帝国因为罗马尼亚问题全面开战,反过来伪造吸血鬼伯爵通敌的证据(他的表弟斯特凡大公在其中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把德拉库拉囚禁了12年之久。12年之后,Radu已死,匈牙利国王又释放德拉库拉,让他在瓦拉几亚复位。这是德拉库拉第三次统治瓦拉几亚,仅仅两个月之后,德拉库拉被手下贵族刺杀,头颅被送到君士坦丁堡报功。

这就是历史上真实的“吸血鬼”德拉库拉伯爵的故事。

出发特兰西瓦尼亚山区

要从布加勒斯特去特兰西瓦尼亚山区并不难。它坐落在罗马尼亚西北部,中心城镇是布拉索夫Brasov,布加勒斯特到布拉索夫之间,每天很多班火车汽车,都从火车站出发,所以当场买票就行了。我设计的路线是两天的,不走回头路:第一天清早从布加勒斯特去Brasov,路上经过山间小城Sinaia,参观近代罗马尼亚国王卡罗尔一世的山间城堡。下午到达Brasov,住在Brasov。第二天早晨从Brasov坐长途汽车,去吸血鬼的城堡Bran,回程顺路参观十字军时代的山顶古城堡拉斯诺夫Rasnov,回到布拉索夫,夜里坐巴士直接从Brasov出罗马尼亚,到达摩尔多瓦首都Chisinau,游览以后,从摩尔多瓦继续北上,绕过有领土争议的外德涅斯特河地区,直接进入乌克兰南部黑海沿岸的旅游城市敖德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在我的上一篇游记里专文叙述)。

如果时间比较宽松的话,那么第三天可以在小城Brasov游荡,第四天可以去附近的Sighisoara城,看德拉库拉伯爵小时候所住的宫殿。

我早晨8点半从布加勒斯特火车站出发,坐上去Brasov的火车,1个半小时之后在Sanaia站下车,把行李存在车站,空身沿着台阶缓步走上山坡。Sinania小镇坐落在半山腰上,我从山下的火车/汽车站走阶梯上来,到了小镇这个高度,其实还不是镇子里面,而是前罗马尼亚王后的一处行宫,现在是高级旅馆,有开放的大花园,比镇中心安静,而且风景更美。

Sinaia城堡

可以在这里拍些照片,公园长椅上休息一会尔,吃个早饭,再沿着山间小路,向镇中心相反的方向走进山里,大约步行15分钟的路程,地势渐渐升高,转过两个弯,就到了卡罗尔一世国王的山间别墅,Sinaia城堡。它是罗马尼亚版本的德国新天鹅堡。

链接历史

18世纪到19世纪,随着土耳其在欧洲列强面前节节败退,巴尔干各族人民爱国主义情绪高涨,纷纷谋求独立。罗马尼亚是一个承认土耳其苏丹宗主权的半独立国家,没有正式独立,它的君主是选出来的。1878年,土耳其在又一次对俄战争中失败(败过好几次了),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都是在这次战争之后正式独立的。卡罗尔不是罗马尼亚人,他本人,父母,妻子,全都是纯正的德意志诸侯,因为那时候罗马尼亚君主是选举产生,卡罗尔毕业于普鲁士的军校,服役于普鲁士炮兵部队,作为年轻军官有作战经验,27岁被罗马尼亚贵族选举为君主。他是一位相当有作为的勇武国王,在俄国-土耳其战争中,卡罗尔亲自指挥作战,指挥俄国-罗马尼亚联军进行了Plavena要塞围城战。1878年战争胜利,罗马尼亚正式独立,卡罗尔成为罗马尼亚近代第一任开国国王,一直到他去世为止,那是1914年,大战爆发两个月,独立前后加起来,总共统治罗马尼亚48年,对罗马尼亚国家现代化进程功不可没。当然,这位德意志君主肯定不会太亲民,他在任的时候镇压过两次大规模农民反抗运动。不过,我在罗马尼亚的博物馆里看到,今天的罗马尼亚,还是相当怀念和尊崇他们的老国王。

Brasov

从Sinaia山间小镇,无论坐火车或汽车继续前行1个半小时,就到特兰西瓦尼亚山区的中心城镇Brasov。说是中心城市,其实布拉索夫也是个小城镇,绕城一周步行一个小时足够了。市中心部分基本全都是步行街,中央广场上有喷泉,市政厅,城外背靠青山,山顶象好莱坞一样,有Brasov的巨型大字。

Bran城堡

在这里,你会想起爱沙尼亚的塔林,你也会了解我为什么喜欢东欧:东欧的很多地方,古迹保存得比德国和法国还完整,而且比西欧的物价便宜多了。

如果想爬得更高,看得更远,那就坐缆车,上到Brasov大字附近的山顶,从山上不仅能看到整个城市,周围的农田,山林,湖泊也一览无余。

从布拉索夫的第二长途车站出发(距离火车站和第一长途车站还有3公里距离),一清早可以坐车直接去吸血鬼德拉库拉伯爵的Bran城堡,车程1小时即到,所有来特兰西瓦尼亚的游客,都会去吸血鬼城堡,所以你也不用害怕坐过站,看一车乘客大多数人什么时候下车,你也跟着下,下车以后往人多的地方回头走50米,就是Bran城堡的入口。

Bran城堡坐落在巨石嶙峋的山崖上,本身高60米,控制整个城镇和交通要道,一眼看上去就感觉跟中世纪的吸血鬼很相配。Sinaia的国王城堡是近代的产物,Bran这里可是真正的古堡,1378年就建成了,历史上虽然德拉库拉伯爵只来过这里一次,这儿现在仍然是最著名的“吸血鬼城堡”。


东欧热门线路
贝加尔湖图片
北京市出发
贝加尔湖7日游
一价全含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湖、奥利洪岛7日
出发日期:2019-05-29-2019-09-11 出发
¥7999
立即预定
北京市出发
K线:辉煌岁月---穿越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火车深度13日之旅
乘坐国际列车,穿越俄罗斯亚欧大陆,领略中国、蒙古、俄罗斯三国风情; 欣赏草原、沙漠、森林、湖泊、山川的自然美景
出发日期:2019-06-12-2019-08-28 出发
¥16800
立即预定
莫斯科大学图片
北京市出发
逸享 俄罗斯全景深度10日
(贝加尔湖/莫斯科/金环谢镇/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
出发日期:2019-06-01-2019-10-01 出发
¥8599
立即预定
北京市出发
主题旅游【童话俄罗斯】 莫斯科-金环-圣彼得堡-拉多加湖-俄式木屋-莫斯科河观景船巡航宴8日
【莫斯科河观景船巡航宴】:乘坐五星级游船“Radisson”泛游莫斯科,并在船上享用地道俄式料理,
出发日期:2019-07-03-2019-09-30 出发
¥11990
立即预定
贝加尔湖
北京市出发
贝加尔湖休闲深度八日游
贝加尔湖休闲游
出发日期:2019-07-03-2019-10-02 出发
¥10999
立即预定
东欧热门景点
阿布拉姆采沃庄园图片
阿布拉姆采沃庄园
阿布拉姆采沃庄园
克里姆林宫图片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
圣三一大修道院图片
圣三一大修道院
圣三一大修道院
二战胜利公园图片
二战胜利公园
二战胜利公园
契诃夫故居图片
契诃夫故居
契诃夫故居
-->